咬咬's August

2015.4.8

命中带小人,身边有贱人都没什么可怕的。你怕的是路人信了小人,亲了贱人。

春葬

云淡风轻:

三月的春葬是会刻骨铭心
留不住过往的点滴
在快乐和悲伤一道席卷的时候
掉落了书桌上的茶杯

曾经淅沥的雨
打过最爱的两颗心
厌倦它湿漉的缠绵
却欢喜它拥抱的温柔

春暖花开你便归来
归来在风里奔跑的少年
摔倒在未到的江边
看见过往在指尖触碰不得

也许那只是一个春日的梦
落花在水里流过
新芽从土里挣扎出的时候
雷声于头顶响彻轰鸣

你若为风我便是云
风起云涌便是追随
九月的余热裹足不前
那个阴沉的午后把心已交付

绚丽的烟花最美罅隙
轻雾笼了夜幕
光斑落在刻完的印件里
曾经也有血沾染

手指割破的人
把血滴在纸上
盖过亲手镌刻的名字
落款在自己的生命里

廿七年前葬了那个英俊的少年
也许她不知道他的心事
在船沉的一刻
她揪心地疼痛倒在无尽的黑暗里

他也不知道他的心有多么脆弱
他曾经说自己内心很强大
却在他转身离开的瞬间
破碎的样子如同玻璃渣

等了三日
盼了三日
念了三日
三日复三日
三日同三年

清明的时候
春葬
烧一串纸钱
轻烟升腾在不知名的坟头

旅行在远方,才知道自己的平凡,才知道知识的贫乏,才知道友情的可贵,才知道家的珍贵。